本報訊 前幾天,有民警找到小趙時,進行自我介紹:我們是餘杭公安分局的。
  24歲的小趙一頭霧水。
  民警問:你還記得一個星期前發生過什麼事?
  ……
  在民警的啟發下,他才終於意識到:想起來,上星期,他用隨身帶的摺疊刀捅了一位大叔……
  為啥小趙捅了人還能這麼若無其事地過了一星期,這事情說起來也是陰差陽錯。
  3月16日,晚上七點多,小趙騎著電動車載女朋友出門去蕩蕩兒。他們倆沿著勾莊路一路騎過去。小趙由北向南騎車,是逆行的。經過良渚棕櫚灣附近時,他們倆差點一頭撞上另一輛電動車。
  那一輛電動車是由南向北過來,騎行的是位大叔。
  這麼小的一件事怎麼變成用刀捅人的?路邊一位酒店的保安目睹了整個經過。他告訴民警:當時兩輛電動車擦身而過後,南向北騎行的大叔開始罵罵咧咧,由北向南走的小伙子已經騎出十多米了,聽到大叔罵他,就停下車返回,拿出一把摺疊刀在大伯面前晃了幾下。
  “小伙子耍了威風,轉身想走,但是大叔還不示弱。小伙子熬不牢了,火冒三丈,就沖了上去。”
  事實上,小趙那時已經拿出了摺疊刀,他直接迎上去,刺向大叔右腹部。
  收回刀的時候一看刀上沒血,他覺得自己捅的時候也沒怎麼用力,就認為沒有捅進大叔的肚子!這時女朋友上來拉開了他們。
  “分開後,我還回頭看了一眼,看見大叔蠻正常的,在騎車,以為沒事……還以為沒刺中。”小趙告訴民警,他是安徽人,來餘杭已經有四五年了。
  那位大叔,姓陳,今年51歲。
  當時陳大叔也不知道被刀子捅了,只當是肚子上被打了一拳,隱隱作痛。
  又騎了兩三分鐘的車,他感覺肚子有些熱熱的,手一摸才發現滿手是血,嚇得不敢動,趕緊報警。
  民警趕到現場後,將陳大叔送到醫院急救。經過醫生診斷,大伯的肝臟被刺傷,屬於重傷,目前仍在醫院治療,所幸沒有生命危險。
  安頓了大叔,民警這才來找小趙。
  有一個問題,民警是肯定要問的:你為什麼那天火氣這麼大?
  小趙不好意思地承認,那天喝了一斤左右的白酒,他認為當時脾氣大主要是酒精的影響;還有,不該隨身帶了把摺疊刀,沒想到帶出事情來了。
  小趙在一家漁具廠工作,因涉嫌故意傷害已被餘杭警方依法刑拘。
  本報記者 陳雷
  本報通訊員 周德峰
  (原標題:大叔以為挨了一拳實際竟被捅了一刀)
創作者介紹

G2000

xm94xmgr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